在前面几篇文章中为大家讲述了如何收集整理奥康奈尔房间的线索,现在离破案只有一步之遥了,小伙伴们知道密码是多少吗,接下来本文就来为大家分享dnf奥康奈尔的回忆密码是多少 枪剑士之隐秘往事密码。

dnf奥康奈尔的回忆密码是多少 枪剑士之隐秘往事密码

乍一看小编也是毫无头绪啊,但是仔细看过之后会发现,如果把上面的看成是日期下面第二行看成天数,那么这个加法不就完成了么。例如 11 月 8 日➕ 21 天就是 11 月 29 日由此就可以得出第三行 5 月 30 日➕ 20 天是 6 月 19 日了。然后再把三个按钮分别转到6 1 9 就可以了。而619也是10周年当天。

解密完成之后就会给到一张阿拉德的图片,剧情的意思大概就是说天界已经容不下枪剑士了,需要另寻出路,也是非常悲惨的一个故事。

战线佣兵背景:

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在阿拉德?这已经无从而知了.

但是随着他们的出现,阿拉德大陆的佣兵市场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和其他佣兵截然不同的战术,常常因为超于雇主预期的结果而深受雇佣者们的喜爱

因此雇佣者们的要求日渐提高,所以他们不但要提升自己的实力,而且还要提升自己的战斗方面的知识

纯粹以部队的武力衡量雇佣兵的时代即将结束

他们和其他佣兵有差别的地方在于那利用烈性火药制造的炸弹和霰弹;在战场中能将所有敌人化为灰烬一扫而空,这在阿拉德中是史无前例的

“无论什么样的战场也能翻云覆雨的战场的处理者”

人们开始把他们称为“Trouble Shooter”

如果你需要雇佣士兵来参加大规模的战斗,那就请前往酒吧去造访他们吧

把报酬和酒放在他们面前的话,你的种种烦恼都会在一瞬间消失的

一觉战场王牌背景:

我的老朋友哟,来喝一杯吧

在战斗之后来一杯,果然是最棒的啊,不是吗?

真的是又长又艰苦的战斗啊,因为这样,想起了以前和你在一起的时候了

当然如果是以前的话我们肯定会在一个不错的地方一起喝酒了吧,真遗憾啊……

今天啊,我带了一个不错的消息来哦

就是那个火药啊,我终于制造成功了,就是那个你一直都在寻找的火药

很难相信吧,但这是事实哦,今天我能打赢这个战争,全都是因为这个东西哦

我还是第一次把它用在实战中呢

那个时候也是,现在也是,一直都受到你的帮助,我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呢

就这样吧,时间不多了,我还要为明天的战斗作准备,真累啊

据说人老了就不想睡觉了,但现在我还能感觉到疲劳,这也许就是我还年轻的证据吧,呵呵呵

啊我要走了,不要难过了,下次我来的时候,再来好好地来一杯吧

再会,我的朋友

——在老朋友的墓前Wildcard的独白

二觉巅峰狂徒背景:

在敌人无尽的攻势之下,我紧捏着手中的枪.

身边的人在枪炮声中,一个个倒下下.

这是一场没有胜算的战斗.有人说投降是最好的出路,有人放弃了战斗跑得比香港记者还快.

但我不能走.对我而言,我要保护我的家人,如果我逃走了,一切就结束了,这样的信念一直

支撑着我.

没过多久,防线尽失,敌人近在眼前,我以为我的人生到此为止了,闭上了眼睛.就在此时,

后方有人大喊道.

-趴下!

出于本能,我赶紧趴了下来.我只记得强烈的爆炸,扩散开来的火药味,以及敌人的哀号声,

一脸懵逼的我抬起头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不久之前还朝者我冲锋过来的敌人们陷入了一片火海,痛苦地满地打滚.

望向哀号声传来的地方,那里有个人,拿着大到超乎想像的喷子和刀.

他的脸上布满了伤疤,一看就是身经百战的人,然而在他脸上却看不出一丝恐慌.

尽管他扎起来的头发有点出戏.

他走过来,敲了敲我的肩膀对我说道.

‘这场面你咋地也得给我加点钱啊.虽说我是来得晚了点吧,不管咋说继续挺住,现在不用那么提心吊胆了,战斗马上就结束了_

说罢他发出了全场包邮般的笑声.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出来,给我整的更懵逼了.

然后他拍了一下我的背让我躲远点,我又不会离开战场.

我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说这场战斗就快结束了,我只想看看他是怎么战斗的.

过了一会他开始了战斗,在他枪口下的敌人如秋风落叶般倒下.

过了没多久,刚才还密如蝗虫的敌人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意识到战况被扭转的敌人纷纷四散逃走.

他怎么能让敌人轻易地逃走呢,随后从他胸前的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开关一样的东西按了下去,

数不清的炸弹同时爆炸,敌人消失在一片火海之中.

看到这种场景,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惊呆了,从没见过这样战斗的人.

不仅仅被他惊人的能力震惊了,原来他早就算好了敌人的行动半径,在敌人的退路上埋好了炸弹…

战役结束后,他一言不发,整理下装备就这么走了.

走的时候我忙问道他的名宇,但是他没鸟我.

只说了一句“我们有缘再见”,就带着他爽朗的笑声离开了战场.

从战场上回来后,我走访了各地的佣兵集合地去寻找他的踩迹,但始终未能再次相见.

从搜集到的信息来看,他不接普通的委托,只负责处理战况险恶的战斗,是目前还活着的最强的佣兵.

从那之后过了几年,我依然身为军人活跃在战场.

我真的很想再见到他,哪怕是在战场上以敌人的身份相见.

如果有缘再见的话,我一定要向他表达感谢。

回忆录

—节选自战场中某个生还士兵的

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爱游戏